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为了梦想,含泪活着

wusong999 梦想的故事 时间:07-16
  岁月跌落在水上,便凝结成人世间最动人的一首诗。   子夜12点,乌黑的天空飘着冷冷的细雨。日本北海道最东部的小镇阿寒镇,一群中国学生在夜色的掩护下疾步穿行。这是1989年6月的日本,阿寒镇这群中国学生的此次夜行,后来成为震惊全日本的北海道“大逃亡”。   为了梦想,含泪活着丁尚彪是“逃亡者”之一,时年35岁。“逃亡”的半年前,在上海,这名青年花了5角钱从别人那里买了一份飞鸟学院阿寒镇分校的资料,并举债4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万元),将妻女留在上海,独自一人来到了日本。没想到,到了阿寒镇才知道,这个“蜷缩”在北海道角落里的小镇人口极其稀少,连打工还债的便利店都找不到。政府之所以同意招收这批学生,是为了解决该地区人口过少的问题。   飞鸟学院阿寒镇分校首批56名学生,半年后只剩下7个人。   当年,丁尚彪一路逃到了东京,一待就是八年。他的签证很快过了期,他沦为在日非法滞留人员。   在东京打工还债的这几年里,他逐渐确立了自己的新目标:努力赚钱,将来把女儿送去国外一流的大学深造——把自己无法实现的求学梦,寄托到女儿的身上。   丁尚彪住在东京丰岛区一栋30年前建的木板楼里。做饭、洗澡、睡觉都在楼上那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内。   1997年夏天,女儿丁啉收到了纽约州立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丁啉乘坐的飞机在东京中转,再飞往纽约,她有24小时的停留时间。从她小学时就分别的父亲,八年后,终于能在东京与她再见面。父女两人泪水涟涟。   18岁,丁啉独自去纽约求学,父亲继续留在东京打拼。在上海,丁尚彪的妻子陈忻星也在拼命工作着。为了去探望女儿,她一直在申请赴美的签证。从丁啉出国那年算起,连续申请了5年11次,可惜,星条旗却不懂母亲的心思。   2002年春,陈忻星的第12次申请获批了。在她的心中,还有一个期盼已久的愿望——在飞往纽约的途中,利用在东京中转的时间见一见丈夫,这是她和丈夫见面的难得机会。   在接站台上陈忻星一眼就认出了13年未见的丈夫的身影。两人凝咽相视无语。   第二天,他们两个人一起去旅游。丁尚彪挽着妻子拍合影,带妻子尝东京的小吃、赏樱花、看夜景、一同烧香祈福。   72个小时,3天的中转时间过后,终于,只剩下默然。   五年前的夏天,也是在开往成田机场的这趟列车里,丁尚彪与女儿分别,此时此刻,再与妻子分别。仿佛一切在重演,直到列车开出站台,陈忻星还频频回望。窗外的景色飞快掠过,在这个陌生的国家,丈夫奋斗了13年!   2004年6月,丁尚彪决定回国了。回国前,他决定再去一次阿寒镇。看着如今已经废弃的教学楼、堆在墙角的课本,丁尚彪有些悲伤。“虽然当时的债务很沉重,但是过了15年,还是多亏了这个地方。15年前,我走到这里的时候想,人生也许是悲哀的,但现在看来人生是绝不可以放弃的。”   如今,丁尚彪的女儿已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她将父母接到了底特律一同生活。20年,曾经天各一方的一家三口,终于团聚到了一起。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wusong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