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wusong999 > 职场故事

马云泪斩“老二”卫哲幕后:职场哪有亲兄弟

wusong999 马云的故事 时间:2015-10-20 怡合
  2011年2月,由于“诚信欺诈”,阿里巴巴CEO卫哲引咎辞职。卫哲的黯然离开,在业界引起巨大震动,不仅掀起了阿里巴巴的反思,更引起了关于职业经理人和老板关系的大讨论。从国美的黄光裕和陈晓,到现在的马云和卫哲,职业经理人和老板诀别似乎是迟早的事,只是时间和方式的不同而已,而以不体面的方式离开淘宝的卫哲看来:职场永远没有亲兄弟!   马云泪斩“老二”卫哲幕后:职场哪有亲兄弟从不屑到战友,马云卫哲“义结光明顶”   2001年,30岁的卫哲升任百安居(中国区)CEO,成为世界500强中最年轻的中国总裁。此时的卫哲,头顶上那束光环不知道刺了多少人的眼!   这年,美国哈佛商学院组织了一场中国企业家演讲活动,卫哲受邀作为演讲嘉宾,讲解中国的家居零售行业。当他在台上侃侃而谈时,不经意间看到台下一个小个子中国男人在那仰头、眯眼,听得好像索然无味。   过了没多久,小个子上台了,原来是阿里巴巴总裁马云。36岁的马云语出惊人:“要把阿里巴巴做成全球最大的贸易网站。”此时阿里巴巴才成立两年,台下的卫哲不禁想笑:“这小子为什么这么敢吹牛?长得像外星人,说话更像外星人,太不靠谱了!”同样,他的不屑也被对方收纳眼底。   可巧的是,那次活动结束后,两人竟乘坐同一航班,还是邻座。在逼仄的机舱里,两人只得客套地聊起来。   一聊,竟然发现两人都是武侠迷,对金庸的武侠书更是如痴如醉;两人还都爱下围棋,马云还兴致勃勃用“围棋之道”,诠释他创立阿里巴巴的经历……下飞机时,马云和卫哲已经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这个转变令卫哲都觉得快!   一次,卫哲到杭州签一个合约,马云得知后责怪卫哲:“到我的地盘也不吱个声!”接着,马云亲自开车来酒店接他,还带着他在杭州到处游玩。   后来,马云去上海,第一个打电话通知卫哲,两人一起喝茶,下棋,聊金庸小说,好不乐哉!马云端起茶杯直叹:“也只有在你这儿,我才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卫哲相信马云说的是心里话,因为此时的阿里巴巴已经有来自全球220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万注册网商,成了全球国际贸易领域最大、最活跃的网上市场和商人社区。马云的梦想正一步一步变得清晰,卫哲打心底佩服马云这个朋友。   而这些年,卫哲带领百安居也在中国“狂奔”,他把百安居做成中国第一的建材零售超市,这也让马云更深刻地认识到卫哲的能量。   2005年初,马云酝酿阿里巴巴上市。曾在普华永道任高级经理、东方证券做过投资银行总经理的卫哲,是帮他实现这个计划的最优人选。马云明里暗里劝卫哲跳到阿里巴巴,可对方不置可否。马云这才明白,把卫哲挖过来不是件容易的事。   2005年10月,卫哲出版《金领》一书。马云得知后,第一个去他的签售现场捧场,还在媒体面前盛赞:“与卫哲的相识,改变了我对职业经理人的看法。卫哲非常年轻,但是我发现他敢于作出重大决定并承担责任。”在马云的大力推举下,卫哲在国内经理人的地位更是非凡。   卫哲发现马云不仅够义气,还很侠义。一次,他们聊天的时候,马云接到一个客户朋友打来的电话,向他抱怨银行不愿意贷款给他们这些小企业。马云很愤怒,立即打电话到该银行,狠狠地骂对方势利眼,骂他们嫌贫爱富不是个东西。马云酣畅淋漓骂过后,还说了句:“真他妈畅快!”卫哲顿时大笑不已。   经过6年相交,卫哲发现马云是个侠义之士,是个好兄弟,便有了加盟阿里巴巴的决心。得知卫哲的决定后,马云喜不自胜。   2006年11月,卫哲宣布辞去百安居中国区CEO职务,担任阿里巴巴B2B业务部门总裁兼集团执行副总裁。   卫哲第一天在阿里巴巴上班时,马云召集阿里巴巴集团高管,在杭州总部的“光明顶”(因为马云喜欢武侠,办公室都以“光明顶”、“桃花岛”等命名)隆重介绍卫哲。并充满豪情地说:“今天,在各位大侠的见证下,我和卫哲算是义结‘光明顶’!”下面听了,掌声雷动。   一次,在公开场合,马云背着卫哲说:“这挖人就像拔牙,猛地一拔,被拔者与拔牙者都很痛苦,而且还会流血。我现在就不拔牙了。我天天去摇,摇松了,就来了。”卫哲听到这个话后愣住了,6年的兄弟就是为了“摇松”他?他心底有点不是滋味。   创业亲兄弟,守业生嫌隙   不过很快,卫哲就被阿里巴巴充满了侠客的文化氛围所吸引,这里很少有传统企业的等级森严制度。在淘宝,所有员工都会给自己冠以武侠书籍里的名字,马云就自称“风清扬”。同样酷爱武侠小说的卫哲,也想取个响亮的名字。但是经过了解他很快发现,除“风清扬”外,“铁木真”、“郭靖”都被元老、高管们占领了,剩下的都是武功很差或者德行不端的人了,卫哲只好作罢!   刚开始,作为“空降兵”的卫哲,受到阿里巴巴许多元老的质疑。以前在阿里巴巴,股东只排第三位,前两位是客户和员工。而卫哲任CEO后,大刀阔斧地改革,将公司盈利和上市当做第一诉求。一次,卫哲与高层开会,强调2007年新的盈利增长点时,就有人跟他唱反调,有一位高管不以为然地说 :“我们对利润没兴趣,卖面粉的怎么能跟卖白粉的比。”   他当即驳斥:“好,那今年你面粉卖得不佳,年底分红就少了!”说得对方直翻白眼。卫哲说到做到,过年的时候,那位高管红包给得最少。对方找马云申诉,可马云只是劝慰,并不推翻卫哲的决定!   有了马云在背后“撑腰”,卫哲更是坚定不移地变革,很快完成了高层换血。当时成群结队的老员工找到马云,都被马云顶住了。得知此事后,卫哲打心里觉得跳槽跳对了,干事业还是要兄弟齐心啊!   2007年春节刚过,卫哲奔赴雅虎美国公司;一个月后,他又前往雅虎日本公司……在卫哲的努力下,他把阿里巴巴中国供应商的会员向欧美及日本的推广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与此同时,卫哲利用在万国证券和普华永道的工作经验,将B2B、淘宝网、阿里软件、支付宝和中国雅虎5个事业部,独立成5家子公司,每家公司单设董事会,为阿里巴巴上市一步步做着准备。   曾经,一个阿里巴巴的高层非常不解地说:“我们和马云奋斗那么多年的兄弟情,竟然比不上这个外来的和尚。”可马云很清楚,在走向上市这条路上,卫哲念的经是对的,除了他没人能做到。   2007年11月6日,在卫哲努力下,阿里巴巴在香港成功上市,当天市值近2000亿港元。而其中卫哲竟然持有4000万阿里期股,比马云的还要高。大家都觉得马云简直疯了!   2007年无疑是卫哲和马云的蜜月期。卫哲谨慎、有条不紊,而马云热情易激动,两人一个在台前,一个幕后,把阿里巴巴带到了巅峰。   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卫哲接下来的任务是把公司盈利当成第一诉求。很快,他在阿里巴巴推出了大量的增值服务产品。在他的坐阵下,先后收购了阿里软件、中国万网、美国软件公司Vendio和Auctiva以及深圳一达通,接着利用阿里巴巴的平台,推出黄金展位,让客商出钱来竞价排名。此外,他还给中小企业提供建站的“winport旺铺”服务,让经营得当的中小企业获得更多的份额订单,以及开通竞价系统“网销宝”、小额批发平台全球速卖通等。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这些项目虽然都赚了钱,可马云却觉得这对B2B业务未来的成长并没有好处。一次,在西湖边的一家茶社,马云邀请卫哲喝茶聊天,马云意味深长地说 :“赚钱只是一个结果,它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目的。而我真正的目的是创办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让全世界感到骄傲的、伟大的公司。这就是我的理想,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理想……”   卫哲不语。在商界浸染这么多年的他,经营公司只有一个目的:创造最大的经济效益,让马云,也让诸多股东满意。而且,他认为,只有实现短期目标,才能最终长出参天大树。这次交谈两人不欢而散。   2009年3月,马云和阿里巴巴13个高管在美国考察时,卫哲也在。一天晚上大家喝了点小酒,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蔡崇信提议大家互相点评一下,你如何看我,我如何看你。从8点谈到子夜1点,众高管感觉很好。结果每个人都发现,你自己以为的自己和你周围的人看到的你自己是不一样的,是一个照镜子的过程。   当时,多数高管给马云的评价是:满怀信仰与理想,中国互联网界为数不多的德才兼备的老板。而给卫哲的评价则是:胸有城府,展现在外的永远是温和,暗藏于胸的永远是利益。   这也让马云重新认识了这位兄弟!   引咎辞职后顿悟:职场哪来兄弟情   渐渐地,马云发现,他和卫哲不仅在理想和价值观上迥异,在管理、做事风格甚至衣着品味上都很不搭调。   马云随性,哪里气场好就在哪里开会,西湖边、屋顶上、道观、寺庙等都是他们开会的场所。开会时,喝茶、嗑瓜子、跳到桌子上跳舞都没问题。而在严谨的跨国公司做过CEO的卫哲,无论如何也无法适应这种松散的状况。   另一方面,卫哲是典型的职业人,精明、高效。他提倡不加班,并认为加班是工作效率不高的表现;可马云是个工作狂,有时候半夜三更他还会召集高层开会,卫哲很不适应。一次,马云开高管会,又开到晚上7点。卫哲忍不住提醒马云时间到了,可正在兴头上的马云哪里理会这些,卫哲无奈,只有打断他。这令马云很没面子。   卫哲和大多数职业经理人一样,非常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他常年头发纹丝不乱,说话不温不火,穿着颇具英伦风情,被员工私下评为“最会穿衣服的人”。而马云则生活随意,不着意修饰边幅,在几次公开场合,时常以一件极其普通的衬衣示人。在阿里巴巴,卫哲的个人魅力似乎更胜一筹。   这些细节注定了卫哲很难在阿里巴巴摆脱“局外人”的身份。在阿里巴巴内部,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是,工作3年以上的员工才有资格被叫做“阿里人”。而工作年限到了5年,会有另外一个称号:“阿里陈”。因此,在阿里巴巴最核心的工作区——杭州的湖畔花园公寓,阿里的高官们从来没有发现过卫哲的身影。   2008年11月,正值全球经济危机的时机,阿里巴巴为了吸引中小企业厂商,将“金牌供应商”会员费用从每年4。98万元降低到1。98万元。这一低价策略见效显著,从2008年第四季度开始,中国供应商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可是到了2010年三季度,又回到了2007年时的增速,增速已显颓势。   要命的是,卫哲却没有办法遏制阿里巴巴业绩明显下行的趋势,董事会对卫哲的非议不断。   就在这时,阿里巴巴的一些销售人员,在压力与诱惑面前,为了创造靓丽业绩,为骗子公司制造便利条件。这些骗子公司在阿里巴巴网站上发布热门且低价的消费电子产品,以此吸引消费者,并以相对不安全的付款方式进行交易。   许多受骗的国际买家开始联合申诉,并在网络上呼吁更多的受害人加入,以期达成集体法律诉讼,并讨回损失。   事件很快引起了阿里巴巴高管注意。2010年底,阿里巴巴的创业元老蒋芳接手调查。她很快查明,阿里巴巴内部约有100人牵涉其中,包括主管和一般销售人员,占阿里巴巴销售团队的2%。   2011年1月18日晚,蒋芳给马云写了一封邮件,她竟然在开头写道:“他妈的!”马云感到震惊,立即给蒋芳打了电话,问:“发生了什么事?”   得知事情原因后,当晚深夜,马云将公司高管包括CEO卫哲和COO李旭晖,召集到公司旁边一个酒吧。在会上,马云痛斥:“公司正在滋生一种文化,那就是为了短期利益可以不择手段,这是非常危险的。”他话里有话,似有所指。   而这时,媒体和一些业内人士也发现阿里巴巴的欺诈行为,大家蓄势准备对阿里巴巴开火。   马云当机立断,果断地自曝家丑,并承诺赔偿,还对外公布了调查的结果。   阿里巴巴公布的调查,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轰动。可媒体并没有因此而放过阿里巴巴。在阿里巴巴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犀利发问:“那些不诚信的商家究竟是怎样进行欺诈的?”“欺诈事件不是首发,为什么到2011年1月,公司董事会才下决心彻查?”“阿里巴巴一直宣扬的‘诚信’应该用什么样的制度体系来保证?” ……   面对公众一轮又一轮的质疑,马云再也坐不住了。当天,马云在一封给员工和客户的邮件中痛斥了这种行为,称“对这种触犯商业诚信原则和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任何的容忍姑息都是对更多诚信客户、更多诚信阿里人的犯罪!”   马云这封“抄送全国人民”的邮件迅速被公之于众,把这件事情的责任全划归到阿里巴巴的高管身上!并在信中直言希望员工具备“面对现实,勇于担当和刮骨疗伤的勇气”。   此时的卫哲,心里跟明镜似的。2011年2月22日,卫哲宣布引咎辞职!   就这样,曾经的金牌职业经理人卫哲,以这种“并不光彩”的姿态离开了阿里巴巴。想到当初为了挖自己,马云处心积虑“摇”了6年,卫哲比谁都清楚:自己不过是马云危机公关秀中的一颗棋子。   对于卫哲的辞职,马云在公众场合痛心疾首:“对于有才干的人离开公司,我感到非常痛心。但我认为,卫哲愿意承担责任是非常值得钦佩的行为!”闻听马云这番话,卫哲只有苦笑 :职场江湖哪讲兄弟情?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wusong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