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我的房东是美女

wusong999 美女的故事 时间:2015-12-17 姚明华
  北方小伙小严前不久被南方一家资深企业聘用了。为了能够更好地留在这座大城市里工作,他准备在这里租一套房子,安营扎寨。   要说这城里的房租就像地里的甘蔗节节高。这对工作不久的小严来说,真是“鸭梨山大”。无奈,小严决定去郊外租房,他坐着地铁辗转到了城外,跑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找到中意的,嫌价钱太贵。眼看这天就要黑了,小严加快了脚步。   我的房东是美女他来到一个小院,看见一扇大门上贴着“租房”两个字。门半掩着,他礼貌地敲了敲,提脚迈进去。里面是栋三层楼的楼房,他朝里叫喊着:“有人吗?”话音未落,一个三十几岁的少妇飘了出来,顿时让小严体内的荷尔蒙一下升腾起来。此女不能说是闭月羞花,那也是淡雅脱俗呀!辛苦了一天的小严,所有的疲劳此刻烟消云散了。美女房东没等小严说明来意,便殷勤地向小严推销起来:“是要租房吧?我这可有便宜的房,设施都齐全,干干净净的,随你到哪儿,都找不着我这样的。”   她把小严带到了二楼的一间房,说:“我这楼上楼下的房都租出去了,只剩这一间了,你看看,多好!我只要你五百块钱一个月。”小严一听,“五百?”他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啊”了一声,向房东投去了质疑的眼光。这一眼恰巧与美女房东那一双带电的大眼睛相遇。她盛情地看着小严,荷花似的脸蛋,微笑着肯定地朝他点点头,央求着说:“还迟疑什么,你就租了吧!”小严的心思完全没在这租房上,整个人像是被对方眼里放出来的电吸住了,心潮在不停地翻动:“真养眼!住在这里,每天看上几眼,也不枉此生了啊。”   美女房东以为小严还在犹豫,连忙央求着说:“五百块,水电我都包,这样行吗?”小严缓过神来,连忙回道:“行!行!”怎么不行呢?五百块钱,包电,包水,还有美女看,没有不租的理由呀,小严偷乐着。他立马签下了租房合同,付了定金,这事就这么定了。   隔天,小严就搬了进去。要说这美女房东对小严是格外的热情,有事没事都会跑到小严的房里坐坐,跟他聊天,没几天两人便熟络起来。在聊天中小严了解到,美女房东叫潘晓红,没有工作,丈夫在外帮人打工,十天半月回来一次。听说了这些,小严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怪不得给我这么低的价格,原来是独守空房,嘿嘿……”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月。这天,潘晓红上街买菜回来,忽见小严的房里来了个女孩。她忙上前询问:“小严,她是谁?”小严忙介绍说:“我老婆。”潘晓红一听,那张脸一下子就变青了。她把小严拉到一边,悄声问:“你怎么从来也没跟我说起过,你不是一个人住吗?现在怎么跑出来一个老婆?”小严说:“你当初也没问我几个人住呀?如果你担心费用问题,大不了我们每月再多付五十块钱水电费,你看行吗?”潘晓红板着脸:“不是钱的问题,如果你老婆住在这里,这房我不租给你了。”小严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弄得尴尬不已,不知怎么回话了。心里冒出一连串的疑问:“这美女房东真看上我了?她不会是吃醋了吧?真是这样,也不要在这时候,当着我老婆的面表露出来呀!”小严的心里七上八下。   他们的话偏偏被小严的妻子萍萍听得一清二楚,顿感心中不爽。两步走到他们跟前,不客气地问:“这谁呀?”小严立马解释道:“哦,这是房东大姐。”萍萍斜眼看着眼前的这位美女房东,没好气地说:“我跟小严是夫妻,凭啥不让我住?你们租赁合同都签了,还想反悔吗?”潘晓红无言以对,“哎!”了一声转身回隔壁自己屋去了。   潘晓红一走,萍萍把门狠狠地关上,转过身质问小严:“你和她怎么回事?她凭啥不让我住?”小严硬声说道:“什么什么关系?你别扯得那么远,我跟她才认识几天呀?”“没什么关系,我来了她为啥那么地不高兴?”小严无法解释,索性不搭理萍萍了。他想,萍萍现在是在气头上,过几天就没事了。   哪知,几天后的一件事,让萍萍更难以容忍了。这天天气格外炎热,小严下班回到家,萍萍体贴地将他替换的衣服放在浴室里,让小严先去冲凉,自己下楼去院里的井边洗菜。小严进了浴室,莲蓬头里喷出来的水,让他感到阵阵凉意。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门外有敲门声,接着听见潘晓红的声音:“萍萍,萍萍,你在洗澡吗?”这声音越来越清晰,分明是潘晓红正往浴室这边走。小严急忙套上衣服,湿漉漉地推开门,正好和潘晓红撞了个正着,潘晓红顿时羞红了脸。她顾不得尴尬,举起手里拿着的两个挂钩,说:“怎么是你?我……我来帮你们浴室里装两个挂钩,这样方便挂东西。”说着用力将两个挂钩粘上了墙。正在此时,萍萍回来了,见此情景心中的怒火愤然腾起。她“啪”的一声将刚洗好的菜连着菜篓一起扔在了地上。   潘晓红赶紧从浴室里退了出来,边朝门外走,边对萍萍解释道:“别误会,别误会,我就是来给你们浴室里装挂钩,方便挂东西。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   小两口再次为这个美女房东吵了起来。萍萍咬着牙问小严:“我洗菜的这点时间,你们也要趁机利用吗?你一回来她就找借口来找你,你说她跟你没有任何的事。没事,她怎么会跟你这么随便?你怎么解释?”小严张口结舌,百口莫辩:“我……我……哎!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呀!”小严的心里暗暗叫苦,自问着,“我和她也没发展到这种地步呀,连个精神出轨都算不上,这女人到底想干啥呀?她还真想逼走我老婆不成?哎,只怪之前自己那些猥琐的想法,现在是羊肉没吃着,羊骚味一身。”小严窝了一肚子冤枉气,狠狠将刚粘上的挂钩扯下。这一扯,小严惊讶不已,他瞪大眼睛,“这?!这?!”他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第二天,萍萍还在生气,闹着要回娘家,小严也不阻拦,想着:“她回去了,自己也好清净几天。”   萍萍走了,小严下班回来真是清净,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窜到隔壁,见潘晓红的老公老许不在家,他眼珠子一转,便嬉皮笑脸地走了进去:“美女房东,一个人在家干啥呢?”他边与潘晓红搭讪,边探头探脑地往里屋走,“我搬过来这么久,还没来你家参观过呢,装修得挺不错的嘛。”他推开一间小书房的门,往里张望了一下,里面只有一个书柜,一张电脑桌,一个显示屏,其他什么都没有。潘晓红见他这么随意,有些不开心,拉长了脸,下了逐客令:“我要出去买菜,你请回吧。”小严自讨没趣,转身离去。   要说这小严,真是个“不甘寂寞的男人”。老婆才回去几天,就耐不住了。   这天,他带回来一个比房东潘晓红更妖娆的女人,一头瀑布一般的长发,浓妆艳抹。要说这潘晓红可真是奇怪,她就见不得小严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她又找到小严:“你怎么又带一个女人来?你要这样,这房子我可真不租给你了。”那妖娆的女人凑过脸来,嗲声嗲气地说:“哟,你就是这里的美女房东吧,听小严说起过你,看你刚才说的这话,酸溜溜的,你又不是他老婆,你吃哪门子的醋呀?嘻嘻……”   几个人正说着,老许回来了,他瞄了大伙一眼,眼珠子在妖娆女人的身上停留了几秒,才走进自家屋里。   夜幕落下,隔壁传来莲蓬头哗哗的水声和小严的说话声:“沐浴露给你放在这儿,你赶紧洗,屋里热,我在阳台上站一会儿,乘乘凉。”小严懒散地靠在阳台上,老许从小书房里走了出来,朝小严他们的屋里看了看,问道:“天都黑了,怎么不开灯?怕我们多跟你要电费吗?”小严嘻嘻一笑,指指浴室说:“这女人古怪得很,不喜欢开灯。”老许无奈地笑了笑:“还有这样的习惯?可惜呀,黑灯瞎火的啥都看不清。”小严好像没听清他说的,追问道:“您说啥?”“没啥,没啥,我是说,黑灯瞎火的,做啥都看不清。”   次日下午,那女人见潘晓红的老公一人在家,扭着屁股上前搭讪:“大哥,今天不上班吗?”“嗯,工地上没活儿,这几天放假。”话间,那女人“啪”一下打开屋里的灯。老许不耐烦地说:“你这人真怪,夜里黑漆漆的不开灯,大白天的开啥灯?”“我这人就跟别人不同,喜欢白天开灯,这样更亮堂。”老许吞吞吐吐地说:“那……我每月倒贴你五十元电费,你晚上也开开灯,如何?”“滑稽,这钱又不是我出,用多用少与我何干?再说,区区五十元,能做啥?你要真想让我改变习惯,也可以,帮我做件事,我就答应你。”“啥事?”“简单,你帮我把楼下那两桶水提上来,我就依着你。”“好说,好说!”潘晓红的老公起身飞奔下了楼。正在这当口,小严溜进了潘晓红的家……   转眼就到了晚上,小严家还真亮了,莲蓬头的水依旧哗哗地响。这边,潘晓红家倒是安静,但潘晓红好像有啥心事,总是坐立不安,在家里来回踱步。她老公坐在电脑前,眼睛死盯着显示屏,一眨不眨。只见画面中一位美女,背对着他,薄薄的纱衣被水淋湿,紧贴着光滑的肌肤。她微微转过身,妩媚地一笑……   天哪!这不是隔壁小严带来的那个女人吗?原来,老许在偷窥。他通过监视器在偷窥隔壁的浴室。难怪他一直想着法让小严他们开灯。   那女人好像并不知道这一切。莲蓬头的水顺着她的长发流下,梳子在黑发上滑过,那样的顺滑,像一道黑色的瀑布……   忽然,不知怎么了,女人突然一把扯下长发。原来她戴的是假发,然后她猛然转过身,做了一个鬼脸。老许大惊,差点被吓得背过气去。正当这时,小严冲出了小书房,老许赶紧关掉了电脑。小严指着眼前的监控设备厉声说:“在事实面前不要再抵赖了吧?如果嫌证据不够这里还有。”说着,从书柜的隐蔽处拿出一个照相机,说:“这里录下了你的全部罪证。”老许诧异:“你们什么时候藏东西在我家的?”“就是你下午帮美女提水那会儿。”老许无法再狡辩,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不动了,像是在等待着惩罚。   这时,那妖娆的女人一头短发湿漉漉地跑了过来,小严对她说:“表妹,报警!”原来,她是小严在警校念书的表妹,被小严叫来配合着演了一出“引蛇出洞”的戏。   话音未落,院外传来阵阵警笛。潘晓红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丈夫,说:“我已经报警了,别怪我,这是你自食其果。”   原来,潘晓红知道丈夫偷窥成性,之前已被派出所处理过一次。也正因如此,潘晓红家隔壁这间屋一直没有再租出去过。前不久,潘晓红看到小严一个人来租房子,想着一个单身男人住在隔壁,必然不会有什么事,房子空着也浪费。就这样,她以很低的价钱租给了小严。令她没想到的是,小严的妻子后来也跟着来了。这以后,她担心的事又一次地发生了。她发现丈夫又弄来了监视器,躲在屋里偷窥。   那次,她丈夫休息在家,一整天都猫在那间屋里。她清楚丈夫在干什么,可丈夫的暴脾气让她不敢当面顶撞他。下午的时候,正巧有人找他,他没来得及关机器就下楼去了。潘晓红悄悄走到视频前一看,只见萍萍拿着衣服进了浴室,看样子正准备洗澡。眼看丈夫马上就要上来,她灵机一动,拿着两个挂钩去到了小严家,闯进浴室,哪知浴室里的并不是萍萍,她顾不得那么多了,顺势将两个挂钩粘在墙上。   她想对小严隐瞒下这事,规劝自己的丈夫,停止这龌蹉的行为,可是,老许再次让她失望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wusong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