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将相故事

青藤岭兵变

wusong999 时间:2016-03-26 王明定
  夜观天象   明洪武十五年,明朝大将沐英平梁王之后镇守云南。八月十五中秋夜,他与夫人、儿子在湖心泛舟赏月。只见月桂高悬,天地清朗,沐英把酒言欢,心情舒畅。就在一家人频频举杯之际,沐英突然看到西天隐隐泛起一股淡紫色红光,转瞬即逝。他顿时惊讶不已,指着西天问夫人和儿子:“那似乎是安庆一带,怎么会突然泛起红光?”沉吟片刻,他又接着说:“莫非,有宝物现身?”   夫人亲手斟茶,说地土司藏宝众多,现在太平盛世,有宝物出世也不足为怪。儿子沐春年仅19岁,可天分极高,颇有智谋。他昂头看看,恭敬地对父亲说:“那道光紫中泛红,红中藏碧,恐怕是有华光四射的夜明珠出现了。如果父亲喜欢,不如差儿子去查访一番。有了夜明珠,云南府昼夜通明,一定可以威服四方!”   沐英看看儿子,抚掌大笑,当即叫过手下传令下去,明天一早,沐春率众亲赴安庆,查找昨晚出现的宝物!   第二天一早,沐春吃过饭后,亲自点齐十几名随从,搬鞍上马,直奔安庆。   一路上,沐春马不停蹄,昼夜兼程。两天一夜之后,顺利抵达安庆境内。沐春没有去惊动安庆侯,而是先去寻访当地术士高松龄。高松龄乃安庆隐士,善观天象,精通音律,颇有修为。   看到沐春到了,高松龄朗声大笑,说:“昨晚灯花连爆,今天果然有贵客临门。”   沐春跳下马来,对高松龄深施一礼,说:“父王前晚看到此地有祥瑞之光闪现,特令我前来查访,看看附近是否有宝物现身。”   高松龄恭恭敬敬地说:“公子人困马乏,不如先休息一晚,明日一早,我们可以先去青藤山,探访白龙潭。如果真的有夜明珠,也只有白龙潭容得下这样的珍宝!公子意下如何?”   沐春点头答应。   青藤岭兵变高松龄让小童去备酒菜,顺路买些桐油来点灯。小童应声而去,却很晚才回。手中拿着一食盒菜肴,桐油却只买回一小碗。高松龄诧异,问:“因何买回这么少?公子带的仆众很多,这点灯油能够做什么?”小童愁眉不展,说桐油紧缺,买这些还是偷偷央求了人。沐春紧紧皱眉,说:“此地桐油树众多,应该盛产桐油,桐油为什么还会紧缺?”小童低声答:“桐油在安庆有半年多不怎么流通了。”   “这又是为什么?”沐春惊讶不已。   “几乎所有的桐油都被安庆侯买了去。”小童答。   桐油又不能吃喝,安庆侯买它去做甚?虽然沐春心下疑惑,但见高松龄已备下酒菜,不便再过多追问,便与老人面对面坐了下来。高松龄转头吩咐小童说:“我窖中还有些桐油,那是早年预备下救急的,现在可以拿来用。”   青藤岭探宝   吃过晚饭,沐春早早休息。虽然是茅屋陋舍,可因困乏得厉害,倒也睡得酣畅。清早醒来,沐春推窗可见后山,后山满目苍翠,景色宜人。小童和沐春带来的仆众已经埋锅造饭,早准备停当。吃过饭,沐春叫了贴身仆役,和高松龄师徒一起前往白龙潭。   高松龄虽然年过七旬,但登山如履平地。沐春跟在身后,不时停下脚喘上几口粗气。一路上,沐春渐渐发现一桩异事。青藤岭原名望峰山,因为山上大多是藤树,其他植被稀少,所以当地人称为“青藤岭”。   可现在的青藤岭,青藤几乎被悉数砍尽,只剩下残败枝条。沐春微微皱眉,问高松龄:“当地人为什么会将整个藤山砍尽?安庆树林茂密,比藤更适合烧火做饭的柴恐怕比比皆是。”   高松龄回答:“公子所说极是,藤条并不适宜做柴,但编织却是上等佳材。”   沐春一愣,编织?滇南盛产藤条,因此当地人便就地取材,家用器物,均用藤编。尤其是当地所产青麻藤,柔韧度极佳,有人说堪比数股丝帛。跟随左右的小童听师傅说了,顺手割下几根藤子来个现身说法,绕来编去,不过半个时辰,便编成了一顶青藤帽,将帽子恭敬地递到沐春手上,沐春笑道:“这帽子虽然歪扭,倒还别致。”   小童忙说:“这藤编帽子还有大功用。我编得粗糙,倘多费些工夫,编得细致些,不惧刀斧。”   沐春一听,愣了一下。忙将帽子戴到一块圆石上,挥剑砍去,藤帽竟然只是开了半个豁口。他吃惊地回转身,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问高松龄:“这样的藤,编一身衣服,要费多久?”   “一个匠人,五六天工夫。”   沐春若有所思,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快到山顶,太阳直射头顶,沐春拿起那顶藤编帽笑了起来:“藤条虽好,却怕光。滇地已过雨季,阳光充足,太阳一照,便变刚易折。”   “所以才用桐油浸泡。三天三夜之后取出,晾干之后再泡三天三夜,这样的藤帽更加柔韧,可保千年不腐,不惧百虫。即便是削铁如泥的刀剑,也只当砍到了弹簧上,奈何不得。”高松龄说。   沐春眉头紧皱,看着高松龄,沉默不语。两个时辰之后,一行人终于来到白龙潭。白龙潭在当地人眼中被誉为神潭。山岭最高峰却有清潭,这本身就已罕见,而白龙潭水质清洌,远看去蒸腾出一片白雾。风过处,白雾如龙飞舞,堪称胜景。   走到白龙潭前,沐春坐在石上休息,高松龄却绕潭行走。三圈之后,他探入旁边石洞,半晌用一块扁平石盘托出一块黄褐色石头。   “这就是宝物了。”高松龄欣喜若狂地说。   沐春看看这块石头,拿在手里反复观摩,又送到鼻子下闻闻,突然仰天大笑。随即,他令手下小心包好石头,马上送往王府,亲自交给父亲。其余人等,采集湖边黄石,能拿多少拿多少!   藤变   沐春下得青藤岭,又在安庆逗留两日。安庆街头,店铺寥落,全无盛世气象。而登上安庆城头,能听到安庆侯府在训练兵丁,喊杀之声震彻天宇。   两天之后,沐春拜辞高松龄,准备带着众手下回王府。因为寻到宝物,沐春一路说说笑笑,神情畅快。   可是,走出安庆不过五里,前面树林中突然杀出一队人马。沐春定睛一看,只见几十个军卒立在马前,人人穿着密制藤甲衣,手持藤牌,浑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沐春虽有些意外,却也并不吃惊。青藤岭藤尽岭秃,整个安庆不见桐油,只有制作兵甲才用得下如此多的藤,只有浸泡兵卒藤甲才用得了这么多的桐油!   沐春勒住马匹,见藤甲军中窜出一匹高头大马,马上之人正是安庆侯沙兵。沙兵看着沐春,满脸堆笑说:“不知道公子来到安庆,刚刚知道公子却又要走。为何不来我安庆侯府多待些时日?公子一定是嫌弃我府上水酒寡淡、茅舍狭窄。”   沐春连忙在马上深施一礼,对沙兵说:“小侄怕打扰叔叔练兵,所以不敢造次。我替父亲到安庆寻宝,已经寻得宝物一块,正要亲自送回。”   安庆侯冷笑,叫沐春令下人送回宝物,他定要接沐春回府喝上几杯。沐春哪里肯从?自沐英进滇平了梁王,梁王残余党羽表面归顺,骨子里却在蠢蠢欲动。这安庆侯就是一例!安庆铁器铺早被监管,所以安庆侯才想出制作藤甲,代替铁甲!其狼子野心虽然隐藏得深,却早被沐英窥出了一二。   见沐春执意不肯入府,安庆侯顿时拉下脸来,一挥手叫军卒上前拿下沐春。有了沐春做人质,不愁沐英不答应自己的条件!藤甲军不惧刀剑,尽可以冲上前砍杀!沐春冷笑,没等藤甲军上前,突然调转马头,朝来路飞驰而去。安庆侯挥手差人去追。沐春乳臭未干,又在自己安庆地界,这回他插翅难逃!   可令安庆侯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沐春骑的是汗血宝马,跑起来如插了翅膀,瞬间就把藤甲军甩出了几十米。刚刚跑到岔路口,沐春突然紧勒缰绳,停住坐骑。只听得空中一声炮响,一束硫磺轰然在藤甲军中炸开!藤甲被桐油泡过多日,遇火即燃。硫磺石火星四溅,可怜安庆侯训练多日的藤甲军还未及开战,就已经烧成了一大团火球!到处都是哭爹喊娘之声!   沐春骑在马上,忍不住哈哈大笑!调转马头,他令手下传下令去,守在安庆府四周高地的军士朝着军械库射下硫磺箭!   安庆侯带了几十个精锐军士前来抓捕沐春,府中已然空虚。硫磺箭所到之处,但凡粘到藤甲,无不燃起火球,存放上万副藤甲的军械库,变成一片火海……   就在此时,沐英暗中撤出接应沐春的几千军马,已经抵达安庆,没费吹灰之力,沐春直接将安庆侯拿下。   安庆侯仰天长叹:“天不助我!”   沐春冷笑:“天不助逆子!想你偌大年纪,耗费百万银两打制藤甲军,却火攻都防不到,岂能成得了气候?真是可笑可叹可怜!”   安庆一役,沐春大获全胜。他再向高松龄道别,将手中一块皇帝御赐的玉佩送给老人。高松龄曾与沐英有一面之缘,堪称惺惺相惜。所以,当沐英察觉到安庆侯有异,沐春明了父亲心思,自告奋勇以寻宝之名来探听虚实时,第一个就找到高松龄。高松龄先是引导沐春得知桐油短缺,再上青藤岭暗示青藤甲。不过,最令沐春感激的是高松龄指点迷津,他在洞中捧出的分明是硫磺石。硫磺射入藤甲军中,不惧刀剑的藤甲兵当即溃不成军。沐春在安庆停留两日,目的就是要引蛇出洞!   拜别高松龄,沐春将安庆侯押解回府。沐春毕竟年轻好玩,临走,他竟将小童编制的歪扭藤甲帽戴到了安庆侯的头上。可怜安庆侯双手戴枷,头顶藤帽,真如演杂耍的小丑一般。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wusong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