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

痴情花妖

wusong999 痴情的故事 时间:2015-12-04 三十醒
  秀才岳成参加乡试,途经南方一座小镇。岳成这个人别的不爱,只喜爱养花。这天,他在花市闲逛,突然看到一盆几近颓败的花,花虽败,香味却不减。岳成觉得奇怪,便问卖花人。卖花的是一位老者,衣服破破烂烂,他告诉岳成,这花叫痴情花,来自望夫崖下的痴情谷。传说有个唱曲的姑娘和一个秀才私订终身,谁知秀才考取功名后忘却旧情,姑娘万念俱灰,跳了崖,她的冤魂变成了痴情花……   痴情花妖岳成听了这个故事,着了迷一样,竟掏出身上全部的钱买走了痴情花。回到客栈,同窗好友秦风一见他花这么多钱买回一盆枯萎的花,连说他被人蛊惑了。岳成笑了笑,把花放在靠窗的案几上,浇了些水,没想到花儿似乎好点了。这时,秦风说:“岳成,金蝶儿的戏要开场了。”岳成忙放下花,和秦风一道赶往戏园子。   要说岳成除了花之外还爱什么,那就只能说唱戏的金蝶儿了。自从到了这座小镇,岳成和秦风就天天往戏园子跑,除了他俩,还有一个当地的富家公子满文章也经常来捧场。   不想这次听完了戏,回到住处,岳成却莫名其妙地病倒了。秦风请来郎中,郎中说只需吃两副汤药,休息几天就好了。三天后,岳成的病好了,看上去精神焕发。秦风奇怪极了,问他怎么回事。岳成神神秘秘地掏出一方手帕,说:“金蝶儿每天晚上都来陪我吟诗、喝酒……”秦风一见那手帕,使劲摇头:“不可能,这……”岳成摇摇手帕说:“怎么不可能,不信你今天晚上在我房间,看她到底来不来。”   到了晚上,两个人坐在房间里等金蝶儿。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来。倒是那盆痴情花长得越来越好,眼看就要开花了。秦风叫来一壶小酒,两碟小菜,边吃边等。岳成越等越急,很快就把自己灌醉了……   一觉醒来,岳成发现自己竟然趴在公堂上!正奇怪之时,只听惊堂木“啪”的一声响。 “大胆岳成,你是如何杀人的,快如实招来。”岳成突然看见旁边并排有两具尸体。定睛一看,他大惊失色,一个是秦风,一个是金蝶儿!他们怎么都死了?   “我冤枉。我没有杀人!”岳成大喊。   “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说?”县令拿出那方手帕,说,“你爱慕金蝶儿,却不料她和你的好朋友秦风早有私情,趁他二人幽会之时,你杀心顿起,手起刀落……”岳成一听,更加不解,秦风怎么会和金蝶儿有私情?他大喊冤枉,然而县令根本不理会他,下令重打四十大板。岳成疼痛难忍,只能高声叫骂:“你这狗官,不问青红皂白就严刑逼供,我冤枉啊……”   最后岳成被打昏过去了,趁他晕了,县令强行让他按了手印,把他丢进大牢。很快,刑部批文下来了,判他秋后问斩。岳成欲哭无泪,糊里糊涂做了杀人犯。岳成突然想起了他的那盆痴情花。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人给它浇水,是不是已经枯萎了?   在牢里度日如年。岳成知道来日不多,想起远方的爹娘,不由得黯然神伤。这一天上午,岳成正胡思乱想,只听狱卒喊道:“岳成,有人来看你了。”岳成立即起身,定睛打量来人。竟然是满文章!   “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岳成结结巴巴地问道。满文章看着岳成一脸狐疑的表情,笑出声来:“岳成,我来是想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真相?什么意思?”   “你知道是谁杀了秦风和金蝶儿吗?”满文章问道。   “难道是……”岳成看着满文章诡异的笑容,突然明白了,他使劲爬起来,两只手从牢里伸出来紧紧抓住满文章。满文章挣脱他的手,拍拍身上,笑着说:“你猜对了。我一直喜欢蝶儿,只可惜她不喜欢我。开始,我以为她喜欢的是你,我就想把你除掉。后来,你喝多的那天晚上,我无意间发现秦风才是她的相好,他趁你喝醉之后去找蝶儿和她幽会!我一怒之下就把他俩都杀了……你也知道,我爹是这镇上最有钱的人,我干爹又是知府,找个人替我顶罪是易如反掌。”   岳成全明白了,他只觉得浑身一阵疼痛,意识也不清楚了,眼前就是满文章张狂的脸,他挣扎着还想抓住那个恶人……他断断续续听见满文章说:“你知道吗?今天就是你杀头的日子,我不想你做个冤死鬼……”   岳成的头越来越疼,他使劲一挣,身体竟然挣出了监牢。转眼,他就站在监牢之外了。这时候,走过来两个衙役打开了牢门,将牢里面的“岳成”拖了出来。岳成奇怪极了,看着自己被一路拖走,他着急地在后面喊:“你们要把我拖到哪里?等等,等等!”   但没人听得见他的话,他一路跟着,发现“自己”被拖上了刑场,刑场四下里全是人。监斩官大声喊道:“时辰已到,行刑!”三声追魂炮响后,刽子手抡起鬼头大刀带着一声呼啸,眨眼间一颗人头滚落地上。人群又是一阵骚动,接着慢慢散去。岳成呆呆地站着,像灵魂被掏空了。他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穿着满文章的衣服,难道自己和满文章换了身体?这个恶人的灵魂虽死,但身体还在。想到这里,他跑上一座小桥,纵身一跃,跳进了水里……   这一觉睡得真久,岳成醒了,他发现自己又变回了“岳成”,躺在一间茅舍里。空气中的清香让他精神一振。   “你终于醒了,岳公子。”   “你是谁?”岳成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女子笑了起来,然后转过身去,又随即转回来,活脱脱一个金蝶儿!   “你是金蝶儿?”岳成惊奇地问。   “是,也不是。我以前也是唱戏的,我叫馨儿,自从那负心的人儿走了之后,我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可我不认识你啊。”岳成道。   “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几天你心情郁闷的时候,是我夜夜陪着你,为你唱曲,陪你饮酒。你身陷牢狱,是我设计把你救走,还帮你捉住了杀人真凶满文章,让他付出了代价。如今又是我把你安顿在这里。”   岳成心头一颤,声音不禁发抖:“你不是金蝶儿,金蝶儿已经死了。我、我也死了……” 馨儿痴痴地看着岳成,好久才幽幽地说道:“我是花妖,在山谷里修炼了五百年,终于变成人形。我四处找他,结果真让我找到了。”   “我是你要找的人吗?”岳成问。   “开始我以为你是,所以我变成金蝶儿的样子讨你欢心。后来我发现秦风才是我真正要找的人,可他对我不理不睬,一心只迷恋金蝶儿。你不知道吧,他俩早就山盟海誓了。那方手帕是我从金蝶儿那里偷来的。”   “可是秦风死了,你不伤心吗?”岳成打断了馨儿的话。   馨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只是说:“我恢复了法力,就略施小计,偷梁换柱,让那个可恶的满文章做了你的替死鬼。现在好了,我把我的法力都给了你,你可以好好地活下去了……”说着说着,馨儿原本红润的脸上苍白起来,慢慢的,馨儿消失了,只留下岳成一个人。   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痴情花。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wusong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