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分享 >

不疯魔不成活——霸王别姬

wusong999 时间:2014-03-12 佚名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在小豆子在一片“你娘是窑姐儿”的哄笑声中无措时候,小石头也就是大师哥为小豆子解围,帮小豆子找到了安寝之地;
 
在小豆子为师傅的话“要想人前权贵,必得人后受罪!今儿个是破题,文章还在后头呢!”使劲儿哭号的劈叉时,大师哥将劈叉用的砖头踢去一块儿却为此受罚的时候;
 
在小豆子为背“思凡”“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每次都是背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因此受到打手板的刑罚,之后师哥为他搓背,大师哥死死按住小豆子的手不让他毁了手;
 
在小豆子和小赖子一起跑掉的时候,大师哥追出来最后还是放了他们两个自由,小豆子和小赖子回来的时候,全院都在受罚;
 
在那爷为小豆子的表现拂袖而去的时候,小豆子被大师哥含泪用烟斗搅舌头,最终唱对,奠定了唱女腔的第一步……
 
 喜福成班的一炮打响是在张公公的府上,唱的霸王别姬,小豆子为师兄舔伤口,小豆子后来被张公公猥亵,心理最终扭曲,产生了对师哥超越亲情,贯彻从一而终的又是依恋又是爱情的感情。
 
小豆子一生都是很认真的在活,不管是后来的红的程蝶衣,抗日时期,国民党时期,宪兵时期……程蝶衣只知道唱戏,眼里只知道一开始的小石头,不管最后的段小楼变成了什么样,程蝶衣心里只有一开始与子共患难,为自己洗澡,和自己一起睡觉,一起吃苦熬戏的大师哥。
 
 成为角儿之后的段小楼喝花酒,想带程蝶衣一起去,程蝶衣心里大为恼火,可只是希望和师哥唱一辈子的戏,师哥没有察觉,也许是不愿意察觉,程蝶衣如是“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在大师哥结婚后,程蝶衣来到结婚现场,恩断义绝,将张公府上见到的剑扔给了师兄,断了自己的第一个念想……
 
营救大师哥,给日本人唱《牡丹亭》,却被师哥啐了,菊仙表情不忍,但仍是去追自己心里的执念
 
真假虞姬的闹剧,真霸王假虞姬在台上唱着,菊仙为蝶衣披上虞姬的“战袍”,蝶衣挣开,含泪“谢谢菊仙小姐”
 
文革时候,段小楼为求自保出卖程蝶衣,蝶衣心中的那根线终于断了     
 
你们都在骗我!都骗我!
我也揭露!检举姹紫嫣红,检举断壁颓垣!
段,段小楼你!你....你天良丧尽,狼心狗肺!空剩一张人皮了!
自打你贴上这个女人``我就知道完了,什么都完了!
你当今儿个是小人作乱,祸从天降!不是``不对!
是咱门自个一步步,一步步走到这部地步的!报应!
我早就不是东西了!可连你这楚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那这京戏它能不亡吗?
能不亡吗?!哈哈哈```哈哈``(一阵颠笑)
报应!!!!!报应!!!
 
大师哥有一点是看清了的“虞姬是怎么死的?可那是戏!”;“我是假霸王,你才是真虞姬”“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们可怎么活呀”
 
是啊,怎么活呢?蝶衣和菊仙对段小楼的迷恋和希冀,段小楼的背叛,千古艰难唯一死,菊仙将鞋退下,穿上嫁衣,上吊自尽!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最后一遍还是错了,梦终于醒了……
 
十一年后,再演一出霸王别姬,空荡荡的场地,虞姬拔剑自刎,死在了。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
wusong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