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分享 >

村庄,我们的爱与疼痛(一)

wusong999 时间:2014-09-20 佚名
  春天的脚步,裹着花的香气翩然而来,一阵风轻轻吹过,室内便春意无限。
 
  我拉开书柜底层的抽屉,取出那本珍藏多年的相册,捧进怀里,坐在卧室的飘窗台上,慢慢地翻阅起来。
 
  这是本十寸长的相册,封面上是一片色彩缤纷的花海,在封面的右上角写着一段浅绿色的字:我在时光里辗转,渴望每次遇见,都如花开般,芬芳灿烂。
 
  这几个字,一入我眼,便又深入我心,接着,我缓缓翻开相册,任由那一张张旧照片呈现在眼前。心,渐渐湿润的快要滴水,情,渐渐柔软的快要融化。
 
  那一年,我二十岁。持有内画专业技能的我,几经辗转去了湖北宜昌开往重庆的长江游轮金鲨一号上做内画表演。
 
  刚踏上那片土地,便被那里俊秀雄伟的高山,川流不息的江水深深震撼。这种震撼,在游历了长江三峡后更加明显。
 
  从宜昌到重庆以次历经西陵峡,巫峡,瞿塘峡,每个峡谷都以不同姿态呈现。西陵峡长约六十六公里,整个峡谷由高山,险滩,礁石组成,是长江三峡中最长,以滩多水急闻名的山峡。巫峡长约四十五公里,峡谷幽深,秀丽,曲折,整个峡区奇峰突兀,怪石嶙峋,峭壁屏列,宛如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充满诗情画意,处处是景,景景相连。瞿塘峡长约八公里,入口处两岸断崖壁立,形如门户,被称瞿塘峡关,是三峡中最短且最险峻的峡谷。
 
  长江三峡的美,给予了我视觉与感觉上相当强大的冲击力。但是,之所以让我在多年后仍然念念不忘的原因,是因为在船上工作的短短几个月里,我认识了一群和我一样,对生活充满活力与热情,对未来充满憧憬与希望朋友们。
 
  我记得,在我刚上船的第二天,从武汉的旅游学校分配来一批实习的船员,大概来了十几个人,男孩英俊潇洒,女孩妩媚漂亮,这些人的到来,无疑给船上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也许是同龄人的缘故,没几天我和他们就已经熟悉的如同老朋友一般。船在接上乘客行驶时,我们都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我在销售部,他们有的在客房部,有的在餐厅部,还有的在酒吧。当船抛锚靠岸,游客上岸去景点游玩时,我们就会三五一群地聚在一起聊天,打牌,逛街。一时之间,宿舍走廊,船尾甲板,船头景台,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
 
  静儿,你离开家多久了?敏南问我。
 
  快三个月了。我算了算日子说。
 
  是不是想家了,看你这几天有点儿忧郁啊!敏南问。
 
  我爸爸去世得早,妈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身体也不大好,说真的,我很想念妈妈。我望着远方的高山流水,幽幽地说。
 
  静儿,别难过,明天就到重庆了,听说下批游客要三天后才来,等靠岸了,我们叫上娅玲他们几个,一起去我家玩好不好?不过,我家虽然离重庆只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你不嫌弃就好。敏南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对我说。
 
  胡说,怎么会嫌弃,我正想去山里玩玩呢!对了,敏南,你和娅玲,庭军,梅洋他们一块儿来的船上,开始我还以为你们都是武汉人。我笑着说。
 
  笨丫头,我们是一个旅游学校出来的,但都是来自不同地方。娅玲是安徽人,庭军是江苏人,梅洋是武汉人,我是重庆人,而你又来自河北。我们能聚到一起,这可是老天赐给的缘分啊!敏南笑得很灿烂,一头短发迎着风轻轻飞舞着。
 
  缘分这东西,太美妙了,我要为缘分写首诗。我沉思片刻,接着说,我在时光里辗转,渴望每次遇见,都如花开般,芬芳灿烂。
 
  哇,不得了,静儿,你不仅会画画,还会写诗。厉害,厉害!敏南抱起双拳对我边作揖边说。看着敏南那装腔作势的样子,我忍不住大笑起来,敏南和我并排坐在船尾甲板的铁桩上,也已经笑得花枝乱颤。
 
  敏南他们是比我晚一天来船上的船员,在船从宜昌开往重庆的四天时间里,我们就已经彼此很熟识了。
 
  船很大,共五层,一层船舱,是工作人员的宿舍,二层是餐厅酒吧商品部,三四层为客房,五层是露天游泳池。可是,即便船再大,在固定的地点,人物,场合下,也会如一个浓缩的世界,很小。
 
  其实,对于金鲨一号游轮来说,我和这些新来的船员一样,都算新人。我们有着相同的年龄,相同的话题,相同的爱好,所以,理所当然地,我们成了一群快乐相伴的朋友。
 
  在这群朋友里,敏南算是和我最好的姐妹了。说句心里话,说敏南是我的姐妹,倒不如说是我的哥们儿。
 
  敏南身高一米七,中等身材,皮肤白皙,短发,大眼,最主要的是她的性格格外开朗洒脱,男孩不把她当女孩,她也不把自己当女孩,和男孩们一起勾肩搭背,抽烟喝酒,俨然就是男孩中的男孩。并且,敏南从来不穿裙装,明明是女孩,却爱极了衬衣长裤,也因此,她被安排在前台工作,并且她的制服是彻头彻尾的男生制服。我相信,若敏南是个男孩,必定能用俊朗不凡四个字来形容。
 
  静儿,你看,前台那个接电话的男孩,长得咋样?这批船员里,我第一个认识的女孩娅玲问我。
 
  嗯,长得很白净,看上去也文静,很有亲和力,不然也不会安排在前台了。我笑答。
 
  我介绍给你当男朋友,行不?娅玲继续说。
 
  喂,玲大美人儿, 我可不像你一样花痴,见着帅哥就迈不开步。我撇了一眼娅玲说。
 
  没想到我的一句话把娅玲逗的哈哈大笑,她说,我再花痴,也不能对她花痴啊,我告诉你,她叫敏南,是个如假包换的女孩。
 
  啊……我瞪大了眼睛,使劲盯着敏南看,可是,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敏南都是个男孩啊!
 
  事实总归是事实,敏南的确是个女孩,并且还成了和我关系最亲密的女孩。我喜欢和敏南在一起,和她在一起我可以无拘无束地撒娇,耍赖,哭鼻子。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然把敏南当成可以保护我的守护神,时间久了,敏南在我意识里,已经脱离了女孩这两个字。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
wusong999